闪电足球俱乐部

闪电足球俱乐部 首页 闪电花絮 查看内容

王小叼醉卧沙场 高学位独领风骚

2008-3-14 00:03| 发布者: 六脉神剑| 查看: 1500| 评论: 0|原作者: webmaster|来自: 本站原创

【纪实文学】王小叼醉卧沙场  高学位独领风骚


(小唐婚宴手记 2004年11月)



自从论坛推出“酒神榜”评选以后,一直平稳的闪电喝酒格局被迅速打破,闪电集团内部 “诸侯争霸,群雄并起”,上演了一场以还我男儿本色为主题的酒量大比拼,现场气氛群情激昂,竞争惨烈!现如实记录下当时情景,希各位引以为鉴。


112晚,闪电“小蟀哥”唐铁军举行新婚答谢宴会,闪电集团各路好汉除老好人曹本、老卵辣波、废人顾哑棚、新人浪浪等因故未到外,其余兄弟二十余人悉数到场,寒暄后自由组合围坐两桌。
客人还没到齐,王小叼就首先发难(估计他觉得酒神榜上没他,有点急于证明自己有能力上榜),他要了两瓶白酒,给李理事长、二黑、二猪等人满上,自己也斟满一杯(约三两),他的举动惹得大家齐声喝彩,都曰:“服帖,服帖”。小摇、鸭子、阿伟等人都用诧异的眼神瞄着王小叼。就在这时,猴儿八子和谢飞来了,估计经理们都比较忙,所以来晚了点。猴儿八一看,两桌坐得满满的,很无奈,只好和小谢两人坐在旁边一桌,百无聊赖地东张西望。忽然,黄豆有事离开座位,只见猴儿八子蹭地一窜,就钻到了王队的位置上,待王队回来后,死皮赖脸地就不肯让,大家都说猴儿八子,要是不让就把这一杯白酒喝了。从来没见过猴儿八子这么男人过,他轻轻地端起酒杯,笑咪咪地一口就喷下了半杯,挖_靠!众人皆惊,齐声曰:“你是我的呕像。”


猴儿八子这一喝不要紧,可急坏了旁边的王小叼,心想:“谁超市面也轮不到你猴儿八子啊!”遂端起酒杯打了个通光,末了冲着猴儿八子点了点头,仰身坐下,那猴儿八子岂是蒙羞之人,看这情形立即和曹二黑对上了暗号,没想到曹二黑听说酒神榜正在紧张地评选之中,废话没说,举起酒杯,“咕咚”,这大半杯酒就钻到胃里去了,猴儿八子在大家的注视下骑虎难下:喝吧,胃实在吃不消;不喝吧,脸实在丢不起。硬着头皮,带着泪水,扬起粗涨的脖子喝了半杯,挖_靠!众人皆惊,齐声曰:“你真的是我的偶像。”……


话分两头,再说那桌,因废人较多故开始不如这边热闹,但几轮高潮一过,也骚动起来,蒋门神因为小菊在身边略显保守,倒是顾晓松、王二毛等骚劲十足,拎了酒瓶,扭着猴儿屁股般的脑袋四处找人喝酒,满嘴的吐沫星子在大厅里到处飞扬……更了不起的是徐慧,居然站在那摆起了擂台,等兄弟们轮流敬酒,连六脉、波波、王队等人也都毕恭毕敬地作揖敬酒,得意忘形的他摸着小摇的外套高呼:马甲——,啊——呸——————
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,因场面混乱,局部战争此起彼伏,来不及一一记录,此处漏记127字。


忽然,从某一方向传出抽泣的声音,越来越高,众人扭头一看,集体狂晕——只见王小叼和猴儿八子两人正抱头痛哭,那情景真是凄凄惨惨戚戚,55~~555~~~~5555~~~~~~~~~~~~~~,大惊,蓦然发现二人却是喜及而泣,——天昏——!泪流满面的猴儿八子握着王小叼的手,用颤音说道:“王队,二十年了,我以为江湖上已经没人知道那事儿了,没想到你还记得那么清楚,我、我、我~~~~~~~~哇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”王小叼抚摩着猴儿八子抽动的脖子,流着两行鼻涕道,“猴兄,你不要这样说,打小你就是我的偶像,嗯、嗯、嗯嗯嗯嗯嗯~~~~~~~~~”


一阵骚动,原来,那边开起了音乐会,徐慧对着啤酒瓶吹起了萨克司;蒋谊提起上衣弹起了电吉他;王二毛闭着眼睛在演奏电子琴;刘阵雨拎着两只筷子在桌子上敲起了架子鼓;冯米站在椅子上做起了现场指挥;最不要脸的是顾晓松,居然拿了个拖把当麦克风,和他老婆唱起了《天仙配》。

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,此处实在吵闹、复杂,删去文字86个。


宴毕,酒店门口,形态各异:王小叼坐在马路边上吹风;猴儿八子抹着眼泪给情人打电话;马波上串下跳地找钥匙;王二毛在花圃里学狗叫;巴雷西对着马路“唱歌”;徐慧抱着电线秆子砍起了刀;顾晓松搂着未婚妻亲吻;蒋谊对小菊说了N次“我没醉”;最经典的是小摇强行跨上王小叼的摩托车,油门一加就想逃跑,结果给秦岭、二黑等人当场拦下,并连人带车呈45度倒在一辆宝马车旁,二黑和摩托车都擦破了油皮;小唐夫妇对兄弟们说了88次“谢谢大家,下次有空到我家来玩”……


后记:六脉酒后两小时
先陪猴儿八子、小叼在猫空喝了一口茶,因王小叼当场扫射,喝茶终止,猴儿八子自己开车回家,六脉费劲将160多斤肥肉送至新佳园3号楼。然后,赶到人民西路,陪二黑、小摇、鸭子又喝起了酒,二黑和小摇为了谁拉的油门事一直争执不下,鸭子无能为力,独自喝酒。小摇忽然起身,说要去喝茶,众人阻拦不住,随他去了,随后二黑也离开(都没结帐)。郁闷,又和鸭子、二猪喝了两杯,离开冯阿胖酒楼,三人坐一辆破车(牌号768)又来到猫空,打电话给王妻,寻钥匙,二人去取,再回来把王队的宝马车送回他家车库,散伙,回家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返回顶部